自闭症儿童的一般发展历程
自闭症又称孤独症,是一种广泛性发育障碍的亚型,以男孩多见,起病于婴幼儿期,主要为不同程度的人际交往障碍、兴趣狭窄和行为方式刻板。约有四分之三的患儿伴有明显的精神发育迟滞 ...【详细】
自闭症儿童在家训练具备的条件有哪
在家庭中对自闭症儿童进行训练,应具备以下几个条件:①家庭成员应了解有关自闭症的知识,了解自闭症儿童的一般性特点和自己孩子所独具的特点;②家庭成员应学习和掌握自闭症儿童训练的基本理论和操作技巧;③按照由专业机构或人员为孩子制订的个别训练计划,对孩子进行有计划、有系统的训练...【详细】
触动天边的星星-我与自闭症儿童
 我第一次听说「自闭症」这个名词,应该有十几年了,后来也渐渐常听到或看到有关它的报导,多数是在杂志或报纸上看到相关的介绍,只知道社会中存在着这种症状的人,但我对它的了解并不多,也未曾与此种症状的人相处过。
 直到四五年前,我到六龟乡的一所体制外学校服务,第一学期班上就有一位典型的自闭症孩子,由于我在与这类孩子相处经验的缺乏,让我开学后的一两个月内,吃足了苦头。在无法有效互动之下,教学效果大打折扣,一直深觉对不起他。后来,透过学校同仁们持续的协助及研讨进修,才逐渐能跟他沟通互动,并了解他的思考及行为模式,也才有教学成效可言。可是当我们之间的默契逐渐加深,而他也慢慢地对我建立起信任感没多久,学期结束了,他父母也因搬家把他转到北部的学校去了。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学期结束的最后一周,每天放学,在等待他母亲来接他的时间,他反常地抱着我的大腿,直到他母亲来。之后几年,我就未曾再见过他,也未曾再与自闭症的孩子相处...【全文阅读】
关于自闭症儿童的思考
 自闭症是由美国的精神病学家列昂·卡那(Leo Kanner)第一次发现并记录下来的。卡那在一所医院里发现一名症状独特的患儿,孩子从两岁半起就好像生活在他自己独特的世界里。他不喜欢与人来往,而愿意独自行动;他有着惊人的词汇量,但不会与人进行对话;在游戏与活动中,他对一些物品的摆放位置有固定的要求和特别的记忆,一旦发生改变他就会表现出烦躁不安。这个孩子实际上就是一个典型的自闭症儿童。
 列昂·卡那通过对十一名儿童的临床观察,于1943年发表了题为《情感交流的自闭性障碍》的论文。在第二年也就是1944年,卡那又将这些病例命名为"早期幼儿自闭症",从此拉开了儿童自闭症研究的序幕。从学术上讲,自闭症实际上是一种神经病理障碍,儿童由于大脑功能受到影响而严重地妨碍了其与个体交流、与他人建立关系。自闭症是一种严重的发展障碍,通常在儿童三岁以前就可以被察觉到。主要的障碍是认知的发展困难,表现出来的症狀主要是言语发展障碍和社交发展障碍 ...【全文阅读】
困难重重的自闭症儿童救助之路
 有这样一群孩子,他们固执刻板,经常无故打人甚至自残,他们按照自己的秩序生活,不与人交流,被称作"天使的孩子"。 医学界,称此为"孤独症"或"自闭症"―――一种伴随终身的先天性发育障碍疾病,患病率500:1,迄今不明发病原因,没有可医治的药物。康复训练是缓解病情的惟一途径,但往往1个孩子需要3个大人一起训练。经年累月,这些"天使的孩子",拖垮了一个又一个家庭乃至家族……
 自1995年山西发现并确诊第一例孤独症儿童以来,为了拯救这些孩子和家庭,曾有民间康复机构自发组织起来,终因势单力薄,纷纷消亡。今年4月,省内第一家由政府主办的孤独症儿童康复机构在太原正式运营。但资金严重缺位、特教师资匮乏、医疗力量薄弱,种种原因阻碍着孤独症儿童救助的前进之路————一个孤独症患儿家庭的悲苦遭遇,难以就医,难以就学。 赵秀兰(化名)是一个9岁孤独症男孩的母亲...【全文阅读】
星星的孩子--------关注自闭症儿童
 "自闭症""孤独症"这两个词汇很早就听说了。可是直到看了"海洋天堂"才真正了解到这样一些特殊的孩子。文章做客"天下女人"时讲述过一个关于自闭症孩子的故事: "海洋天堂"中大福的原型叫杨骏是北京星星雨教育自闭症教育机构创始人田慧萍的儿子。有一年夏天,他和妈妈田慧萍一起从学校回到家。要做很长时间的公交车,很热(自闭症是有自己的心理安全底线的,正常人在一起就不能有太近的距离,不然他们就很害怕)那天的公交车又很挤。他就很暴躁打了旁边的一个小孩一拳。小孩的姥姥自然不干了,就给家里打电话说车上有人打我了。结果到了终点站孩子的爸爸就带了一帮人,拿着棍棒就来了。下车一问是谁打的,姥姥就指着杨骏,二话不说上来就打杨骏。田慧萍就在旁边说我儿子是自闭症,没有人知道自闭症,最后母亲声嘶力竭的,最不愿意的说出那样一句话"我儿子脑子有病,他是傻子,你们别打他了"。
 我当时听完了,第一反应是还有人不知道"自闭症"?的确,不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全文阅读】
三位自闭症儿童母亲的故事
 有人说,她们的儿女是星星的孩子,本应在遥远的仙境,一不小心坠落人间,自闭症儿童是用眼睛、用心解读属于自己的世界。她们说,她们就是普通的母亲,她们要用人世间最平凡也是最伟大的母爱努力地去唤醒自己的孩子。"有了爱,这些孩子才不会孤独。"一位母亲在自闭症网站上留言。就在不久前召开的第五次全国残疾人代表大会上,记者遇到了张莉、刘莹、张健三位自闭症孩子母亲,听她们讲述母亲与孩子的故事。
 十月怀胎的幸福,对孩子未来的憧憬,每个母亲都曾有过这样的经历,她们也不例外。   刘莹清晰地记得,当孩子呱呱落地,怀抱白白胖胖的儿子,那一刻她的眼睛里滚动着幸福的泪花。几乎都是在孩子两岁左右,在别的孩子已经开始咿呀学语,并且能够清楚地叫出第一声"妈妈"、"爸爸"时,她们发现了自己孩子的"与众不同":张健回忆,2岁多的儿子迟迟没有开口说话的迹象,大人叫他,他也跟没听见似的;他不跟别的孩子玩,也很少用眼睛与人对视...【全文阅读】
编者按
 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群孩子,他们是那样的与众不同——他们不渴望被关怀,也不关怀别人;他们不渴望与人交流和沟通;他们和外部的世界无关,他们的内心有一个相对独立的世界,他们只把自己封闭在这个世界里;他们不理解别人,一直以来,也很少被人理解。他们没有欢乐和痛苦,缺乏的不仅仅是正常人的情感,还有融入社会的能力和自我生存的技巧。他们往往还具有异于常人的禀赋,比如绘画、音乐、记忆等等。有人说,他们是星星的孩子,本应住在遥远的仙境,只是不小心落入了人间。他们有着星光般清澈的眼睛,却从不向妈妈描述他们所看到的一切。